新冠时代的友情

近几天得了新冠。周五时开始嗓子疼,没太放在心上。周六早上醒来,情况非常不对劲:不但嗓子整个像被烙铁烧过一般剧痛,而且头晕晕沉沉的,像被灌了铅,整个人萎萎靡靡的,精神不大正常。我想:我™该不是得新冠了吧。
于是拖着负担一样的身体去买测试盒。测试结果为阴性。那就只能当我感冒了。这感冒也™痛苦了吧!
我想得到点关怀,但第一时间不敢跟家里人说,想着等情况稍微好点再后奏爹妈。于是第一时间告诉了国内的好朋友。又告诉了最近一起搞事的朋友们,说我重感冒没法工作啦。然后告诉了前一天集会的朋友,我感冒了不过好在没阳。
当天,我一整天都感到十分痛苦。除了嗓子痛、头晕头疼、精神不振外,下午开始我又添了严重的腹泻。晚上好朋友像老妈妈一般让我喝热水多休息早点睡觉睡个昏天黑地。我就躺平睡大觉了。
不料当天半夜,我又醒来要拉肚子。结果直接拉虚脱了!感觉整个人脱掉了几升水!从马桶上爬起来时我整个人状态非常不好,心想坏了我可别晕掉,我要活下去。于是颤巍巍摸到桌子边喝水。托好朋友提醒,我兑了淡盐水备不时之需。咕嘟咕嘟一杯子水下去,我心想我命活啦。

周天,腹泻缓和了下来。头也没那么疼了,但嗓子依旧剧痛。我又测了一次新冠抗原。这次阳了。我觉得如释重负一般:我说嘛,我这回这么严重,怎么可能是普通感冒!!我就发了朋友圈,告诉了几个朋友,然后非常抱歉地告诉周五集会的朋友:真™太不好意思了我阳了。最后告诉了爸妈。我说我新冠阳了,不过没事,我是轻症。
陆陆续续收到了朋友们的关怀。我很感动。感动得很容易,就是忽然之间感到身边还有人在。真是薛定谔的感情!你不注意在生活中留心它时,它就好像既存在又不存在一样,不知道我也不深究它究竟存或不存。每当【事件】发生,就要么让我心灰意冷,要么让我又看到人间真情。
这回是人间真情。

这人间真情让我想到那些年那些人。让我想到当年我大半夜被困在从南京回家的大巴车上时,不敢告诉爸妈,和冰煜在线下棋打发时间,然后雀雀大半夜打来电话,我感到有“女朋友”电话接的我是全车最幸福的人。也想到当年我滞留英国计划要离开时,经过每一家街边礼品店想着给哪位朋友寄什么样的礼物。自从9月底和雀雀失联之后,我曾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对感情的心灰意冷:我感到一种冷意,悲哉秋之为气也,草木摇落而变衰!好像此生相识过的朋友和挚爱,都一一或离我而去,或将要离我而去了。好像人生白驹过隙,曾相伴在身边过的人,都将远我而去,徒留我踟蹰将独行矣。

情况直到10月中下旬才有好转。我辗转要到了雀雀家人的电话,Skype打了过去。她妈妈说她手机坏了,自己也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上她,但她妈妈看上去一点也不着急,说她在外地,等她回家了自然让她联系你。我想:对,她妈妈都不着急,我急个啥。我应该相信她。

此外,这时候我熟识了月初在“苏州”的组织集会上认识的一位新朋友。志同道合、境遇相似,虽然他年纪小我几岁,但我很快就引为忘年交。我为他在理想事业中的勇气和热情所鼓舞。我也尚年轻,我有什么资格感伤人生朋友之凋零?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我,走到哪里没有新朋旧友!

此时恰好又逢我的两位朋友过生日。他们是情侣,生日也可巧一前一后。聊了大段天后,我觉得回来了,都回来了。朋友们从未走远。

我周天晚上,一前一后受到了这两位朋友炸过来的消息,老妈妈一样让我多吃蔬菜水果蛋白质多喝水多休息。我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那个美国征兵广告梗:“我有两个妈妈”。我很感动。另一位朋友,我和她说我打算明年暑假回趟国时,她说她想我,无论如何想见我一面,我很感动。朋友们真好。我对冰煜说:幸好雀雀不知道我得新冠了,不然她得心疼死。

得新冠的几天里,夜晚是最让人不安的。每一天睡下去,都觉得明天又是生死未卜的一天。周一醒来,我的嗓子疼得要废了,每吞咽一口都像在往喉咙里吞刀子。不过在那之后病情就慢慢好转了。

我挺过来了。谢谢朋友们。感恩。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