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人才的溢出和浪费(写于2020/8/15)

还记得大一时有一次我和一位朋友聊天,我当时很想知道如何解决人类社会千百年来历史循环往复,虽然物质上生产力在提高但人性和精神层面始终走不出某些“围城”的问题,当时他十分寄希望于教育,而我对教育的力量认知上有所保留。如今我仍然对教育的作用无法寄予完全的厚望。我仍然认为,教育的作用是有限的。有些东西属于一种结构性矛盾,由实实在在的社会结构和人类物理因素所决定,不是主观的力量可以撼动。譬如如今,我们大多数人接受到的教育程度,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从事的工作所需的教育程度。教育的成果,在真正进入工作岗位之后,往往是溢出的。溢出的这部分脑力长期不被使用,人类就会遗忘,就会用进废退。故而真正决定了人在对外所能体现的知识和智慧程度的,是外界和大环境。或者说,至少是受到大环境铁律一般的限制的。

在古代,之所以“废百家之言,以愚黔首”,不仅仅是因为知识的传播困难、无法做到教育普及,也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结构不需要百姓有知识。如今是知识爆炸的年代,有人说“如今获取知识,就像打开水龙头取水一样方便”,加之人的固有智商差距不大,理论上,当今的人类是可以实现“精神文明极大充沛”的。为什么现实中没有呢?记得以前哪年看到过一个作文材料,说有一种鱼,你把它放在鱼缸里,它就能长到适应鱼缸的大小;你把它放在湖泊里,它就能长得更大;你把它放到更大的水域里,它就能长得更大更大。人其实是和这种鱼很像的,我不知道这是由于巴纳姆效应还是别的什么。人会敏锐地捕捉到外部的信息,然后在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潜意识中自我暗示,进而反馈作用于自己的行为。为什么我会在ddl前工作效率飙升而在平日却不能呢?为什么我会在有早课的早晨早起而平日却很困难呢?为什么我会在安静的自习室更容易进入学习状态而在家却不能呢?或许便有此原因。

在人类体系中,需求有时候是能直接影响供给的。这个反馈通路隐秘而复杂,我并不了解其内在心理学原理,也并不了解它在人类甚至动物演化史中的成因。我只知道由于这一反馈通路的存在,并且不止由于心理学上的这条晦暗的反馈通路也因为社会经济学中那条明显的反馈通路的存在,人类的主观能动性和人类能对外体现出的主观能动行为,都是有限的。

因而,受限于此,教育,这一需要人类的主观能动性来吸收,并且需要人类的主观能动行为来体现教育结果的东西,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