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带着混沌生活下去”(写于2020/12/5)

前段时间感到内心冲突,三观再遇矛盾。思索和探讨后目前的答案是:不妨带着混沌生活下去。

看《GEB》的时候突然有一灵感:在某个小说里建立这么个世界观:这个世界的本源是悖论,由悖论演化而来。然而这套世界观好像很难发展的样子,不知道怎么让这个世界演化然后写小说emmmm

虽然作为很下游领域的科研人,但我对“上游学科”甚至哲学都一直很喜欢。我看《GEB》的时候感到一种神奇和秩序的美感,难以用语言所形容。“strange loop”这条线索,贯穿着艺术和科学,从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到人工智能,到机械唯物主义和哲学之辩。这种思维和行文逻辑同样美感颇具,像是一条绳索联系起了万千实例。这和我所习惯的从现实中获得灵感寻求实例之间的联系刚好是组相反的行动。

世界的规律有时候就像魔法,仿佛未念咒语的时候它就尚未存在,只待咒语一念魔杖一挥就摇身成为现实。生命未曾诞生之时,自然关于生命的规律也一片空无;文明未曾诞生之时,自然关于文明的规律也子虚乌有。但是生命未曾诞生之时,“假如生命存在,那么会balabala”是否存在呢?文明尚未诞生之时,“假如文明存在,那么会balabala”是否存在呢?这就是说——逻辑和联系,是否先于实体的存在而存在呢?

然而这个问题里实际上有猫腻:“假如A存在那么B”的联系,和A诞生之后A和B之间实际上的联系,所指的是同一个东西吗?这又是形如《GEB》里涉及的mataphor和matamataphor的诡计了。

悖论引人着迷和痴狂!

人类的思维方式似乎也能在此被分为两派:规避矛盾的,确立一套消除了矛盾的话语体系,得到的是和谐统一,代价是话语全集的缩水;不规避矛盾的,把矛盾和悖论,但凡可能有的,都通通纳入自己的话语体系,得到的是思想的延展,代价就是——不可被消除的矛盾本身。

我不愿牺牲思想的广袤与延展,于是就有了目前的答案:不妨带着混沌生活下去。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