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2020/9/13,从扬州别友人回家准备开学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计东西!

不过毕竟历史是客观实在的,没有必要为人类只能生活在三维切片里、感知当下时刻状态并只能将历史信息作为回忆来存储而悲。并且,也许其实世界上就不存在”逝去“这种原始概念,就像刻舟求剑的人遗剑于流水中,自己顺流而下,到要寻剑的时候寻不到了,自然产生一种”逝者如斯“的幻灭感,但其实呢?剑还在河里,只是自己看不到而已。人类通过感官体验到的”世界“,和真实的客观世界的全貌,差别还是蛮大的,更不用说大家往往还戴着主观情绪的有色眼镜了。

有的人认为情感是人类区别于动物和AI的某种灵性、自由,但我觉得大部分的情感属于本能。假如一个人为和好友交游相聚而快乐,为离别而伤心。ta为什么要为相聚而快乐、为离别而伤心,就不能反之呢?再譬如一个人想到失去和死亡便心有戚戚,ta为什么就不能想到这些东西就感到高兴呢?这说明感性是基因使然,并不自由。

因此我有时候又鬼使神差地喜欢“打破原生情感”而“创造新情感”。(类似于庄子鼓盆而歌?)“打破”出于理性之解构,创造嘛则纯属好玩。当然也许你会说我的信马由缰的“创造”也是不自由的,那咱们可以谈谈自由意志了。

昨天和元一又谈到free will。虽然都对自由意志不报太大希望,但达成共识“只要你的伪随机数足够伪,我们可以假装你就是真随机。”

琼花观公交车站边元一问我:“你害怕死亡吗?”

头脑里又蒙太奇般地浮现出两年前西安钟楼边的台阶上冰煜问我:“假想一下,死后你仍然有意识,但是不能动也不能逃脱,你被困在一种极致的,永无解脱的痛苦中……”

我的回答好像一直都没咋变。我对元一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句是误用)你以为人类怕死,但你看古往今来的人无一例外都毫不犹豫地赴死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怕死吗?或者说就算怕死,死亡又与你怕不怕何干?”

整挺好整挺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荫凉冬有雪。数年间四海云游行乐玩了好多地方,我对待朋友也真真诚诚问心无愧。明天要上课了,好开心啊。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