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当代社会问题漫议:统一的科学(人类认知实践)与学科分类越来越细的问题

首先声明:一家之言,主观议论,欢迎反思,切勿盲从。

统一的科学(人类认知实践)与学科分类越来越细的问题

我始终认为人类的认知实践是一体的。近代以来庞杂的学科分类拆散了这种一体性。它使得每个个体的人被局限于自己所在领域的一小方狭窄的天地里。然而,仅仅理解自己所在领域的一小块狭窄的知识,会使得个体的人作为认知主体无法完整地完成人对世界的认知实践。而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逻辑下,人类社会又往往是原子化的。双重原因加剧了科学研究工作,同人类的认知实践活动的主体性本质的剥离。

前几天我在discord社群tankie bunker上和群友有这么一段聊天记录:

TankieBunker12
TankieBunker11
TankieBunker10
TankieBunker9
TankieBunker8
TankieBunker7
TankieBunker6
TankieBunker5
TankieBunker4
TankieBunker3
TankieBunker2
TankieBunker1

其中就探讨到人类认知体系的加速扩张和哲学、社会科学乃至人类主体性反思(对于“认知结构”的“认知”)的滞后之间的矛盾。通俗来说就是:

人类知识海洋里的水太深了,你把握不住了!

我自己是非常看重在搞科学过程中,人的主体性的。(啊其实我本来就很看重人的主体性,不管在任何领域、任何实践中)在我看来,人类搞科学,本身是一种认知实践,而实践的主体是人。假如世界上就不存在人,就不存在人来认识世界,世界本身照样天行有常转的好好的。照样有那些自然规律,照样有很多很多自然现象,不断地不断地涌现出来。但是这时候没有科学。有了人,人要认识世界,人要理解万象运作的规律,这才是科学。所以我非常强调:科学是要让人来理解科学。我对纯粹说“追求真理”,以致把“追求真理”当作一种“真理”的这种认识嗤之以鼻。譬如说刘慈欣的《朝闻道》里,科学家们走上真理祭坛,得知真理之后原地去世。我就不赞同。这有啥意义吗?我肯定不会去真理祭坛。

而在当下,我有时感到自己搞科研像在做一份工作,如同在给老板打工一样在卖卖脑筋和气力,且时有一种主体缺失的幻觉。为什么感到“主体缺失的幻觉”呢?因为我觉得我不能把握住我做的东西的全部意义。虽然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我对它的背景、对与它相关的、全部其他人做的东西的了解不够。我所说“与它相关的全部其他人做的东西”不只是我会在参考资料引用的文献,而是与它有关的一切东西——这个范围可以推广至人类的整个科学。因为科学(人类认知结构)是一个整体。它就像一整个产业,不是你把它拆成一个个车间,给每个车间分别安排上不同工人,就能把它拆解成互不相干的一个个部分的。不是的。它在本质上,始终盘根错节、互相联系。任何一个只在自己的车间干活而不能了解到整个产业链的人,都面临认识论上的迷惘和盲人摸象。

而,如前所说,原子化的社会结构加剧了这个矛盾。正因为学科细分,没有人能把握住全部的科学,当今人和人之间比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认知上的相互依存。除开科学之外,在几乎一切领域都如此:社会结构越是细分,个体就越是难以把握住全部的主体性,即总有一部分主体性落在自己之外、落在自己可见或不可见的的合作者身上。我们需要与他人依存,才能共享全部的、整体的、系统的、关于世界的认知实践。但原子化的社会切断了主体之间的联合。故而我要反抗原子化的社会逻辑。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