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性认识论、“相信”和“知道”,与如何做科普、做思想宣传

德性认识论与葛梯尔问题:什么样的人才算是聪明人? - Andy Lee的文章 - 知乎

这让我想到,如何科普、如何教育他人、如何传播思想以及如何把正确的、更好的认识传遍社会、取代一些很拉的社会认知的问题。其实我本人不太能赞同德性认知论。因为我不认为存在这么一个“聪明因素”,我想这不是犯了本质主义的毛病了吗?我只有在思考、交流、辩论、作答或者考试等等的时候,才能感知自己即刻的喷涌的思维、言语中的智慧、回忆起的知识、使用到的逻辑推理等等。而后者,这些“品质”,实质上是被我抽象出来的。我真的存在这么一种抽象的“智慧本质”吗?我不认为如此,至少它是不可验的,它不是可被验证的事实本身。就算我在某个时刻做了某事(事实),这一事实中体现了我的某种品质(被主观抽象出来的品质),这个抽象出来的“品质”也只是即刻性的东西,并且这是人类的主观构建、主观上做的抽象,所以假如人不做抽象,这种“品质”当然也就没有被构造,并非实在。

但是即使我从偏向与结果主义和功利主义的角度,我仍然从德性认识论中很获启发:如我所说,它让我思考如何科普、如何教育他人、如何传播思想以及用更好更正确的认知取代一些很拉的旧社会认知。

我们希望别人“知道”某个知识,并不只是让这个人“相信”即可。让社会大众沉浸在“相信”中容易,但让社会大众真正“知道”却要复杂和困难得多。中世纪大家相信上帝存在,怎么相信的呢?念念圣经,听听教士传教,就信了。假如从德性认识论的角度说,这些人有了“justified belief”,但这不被认为是知识,因为他们并不通过自己的“认知本领”而获得“上帝存在”的认知。我从偏向结果主义和功利主义的角度来说,就是我需要做的不只是让人们获得“上帝存在/不存在”这么一种认识,而还要同时让人们知道获得这个认识的推理/实验路径,我需要让人理解的东西,要远远比这么个结论多得多。

事实上在当代社会里,信息量爆炸、信息流动的节奏飞快,“扔结论”非常非常非常普遍。因为掷下一个结论太快了太容易了。我们上网,也到处看到“结论”远远多于“除结论外还需要理解的其他东西”。

一些同志搞宣传,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是“扔结论”的方式。看上去人们“相信”了,但其实人们并未“知道”。这其中会遗失掉很多很多,这种遗失很危险。

正因为“知道”了除结论外,那些为得到这个正确的(或者说好的、有价值有意义的)结论的思想基础,所以从这一思想基础上,能不断涌现出其他认知,能有源源不断的活力创造力。这样做科普、做思想的传播,效果才好。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