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意识形态旅行

今天趁着春假下午骑车出去遛弯。悠哉游哉骑了几十分钟,一路骑到了圣路易斯最大的天主教堂。闲逛了一圈后出来,结果在教堂外和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辩论了几十分钟。

这个老哥坐在卡车驾驶座上。起因是我出来以后发现自己车不见了,老哥就好心地帮我,问我是不是停到另一个地方了。然后我确实是记错了,沿着教堂走了1/4圈后在另一边发现了自己的车。遂骑回去感谢他,然后就在他的卡车边攀谈起来。

他就跟我传教。

我问他:你真的相信jesus吗?

他就跟我说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他来告诉了人们真相,告诉人们上帝的事情,告诉人们要爱你周围的人,爱你的朋友,爱你的邻居,甚至是爱你的敌人。他说话的方式挺有魅力,对自己的言论和信念很自信,语气、表情和神态亲切而有感染力,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我一眼觉得这老哥一定是xnfj。

我说,我是学物理的。圣经上说地球只有6000岁,上帝造人只用了7天。但是现在我们知道,地球有近50亿岁,宇宙有137亿岁。那你还相信圣经上说的吗?

他说,啊,我知道地球肯定不止6000岁,但是forget about it。Forget about what‘s told in the Bible。你是学物理的,物理上说宇宙来源于一场大爆炸。你相信吗?

我说这是目前的物理学理论的推断。无关我“相不相信”。我不一定相信,我也不需要把它作为一个信念一样去“相信”。但它是个knowledge。

他说,那大爆炸之前有什么呢?

我说我不知道。

他就神采奕奕地说:啊哈!你不知道了,但是我知道啊!你看这个,A(α),它代表开始,这个Ω,它代表结束。There is a beginning, and there is an end.

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他说,我从我的feeling中知道的。I feel it.

我说:What if your feeling lie to you?

他说:That happens sometimes.

我又说,在物理上我们通过做实验能知道一个东西对不对。我们会做一些理论假设,基于此做数学上的推理,得到一些结果,然后我们把这个结果和实验结果比较,如果它和实验结果一样,那就说明我们对了;如果它和实验结果不一样,那就说明我们错了。比如宇宙的年龄,我们通过探测宇宙背景辐射,知道了宇宙的年龄有130多亿岁。你知道你的这些东西,你又是怎么知道它对不对的呢?

他说,我知道这些knowledge是对的,因为我believe in them。(好家伙,葛提尔问题了是吧?)

我说,几百年上千年前,人们知道的东西更少。人们也不知道地球有多少岁,也不知道宇宙有多少岁,一个东西掉下来(他送我一个橘子,我顺手把橘子举起掉下来接住)人们也不知道是由于重力。于是人们believe了很多东西,比如Bible上写的那些。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原先那些宗教里的belief被证实是不对的了。那怎么办呢?那你还继续相信吗?那剩下的这些belief,就算现在没能被完全证伪的那些,有没有可能以后某天被证明也是错的呢?

他就始终揪着一点:你有很多东西不知道。(我说确实,还有很多问题目前的科学没能回答。我确实不知道。)但是你不知道的这些东西,我知道!科学不知道的这些东西,我知道!

我说:I keep scilence for what I don't know.

然后还有。他说,jesus告诉我们真相,因此告诉我们要爱周围的人。要爱你的朋友,要爱你的邻居,要爱你的敌人。我说:You don't need a god to teach you to do good things.

我说:你”要爱周围的人,爱朋友爱邻居爱敌人“,这不是一个fact。这是”你要做什么什么“。它不是fact,所以它和对错、真理或谬误没关系。我也爱人,我也要为他人谋好处,我做这些事不是god教我的,是因为我要做这些事情。

他说,那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呢?那为什么有的人就做坏事呢?有的人,比方说假如有个人,要偷你车?

我说我又不是他们,我怎么知道。(其实我要表达应该是:你不能用客观理性来判断主观动机。你不能把对于客观事实的对错/真理or谬误判断和主观动机混淆。人们做一件事情不是因为它“对”,而就是因为他们要达成某个主观目的。我做好事不是因为“做好事是对的”,而是我想,我要,我要实现这样的结果,我要达成这样的目的。我还可以再跟他扳扯扳扯精神分析的,这也都没说。)

就……还挺有意思。反正悠闲的放假时光,在暖和明媚的晴空下,和神棍老哥扯皮。这老哥,他的神态气质,那种自信满满神采奕奕整个充满着peace & love的气质,很有魅力。让我想到历史上那些宗教人物,通过个人魅力成为charismatic式的权威。而且他还有一点,就是会夸人。一会一个“You are beautiful”、"You are smart"、“You are smarter than me”、“You are intelligent”、“You have a big brain”,夸得我确实舒服。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个自恋鬼确实本能地吃这套。这个情商说不定可以学学。

今日奇遇还没完。

告别之后骑上车继续溜达。回到家停了车,走着去买菜。回来的路上,在街上碰到俩哥们卖杂志。

这种杂志

这我可来劲了啊。我说:“Are you a communist? I'm a communist too.”

然后这哥们问我是哪儿的?是从中国来的吗?我说我是从中国来的。然后这哥们就开始和我说中文。然后我就夸他中文好,然后说我也可以教你中文啊。然后又侃了几句。他还有自己起的中文名字,还有微信,然后加了微信。然后我就顺手买了一本,给他们的事业贡献两个刀乐。

好家伙,今日份意识形态浓度过高。纯粹意识形态旅行了属于是。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