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某个古老民族的少女》

最近的摸鱼作品。整体来说对人脸的体积结构更驾轻就熟了,但是素描关系、明暗和用色还是很糟糕。面部结构也比较崩。这幅画发在pixiv上之后,惊喜收获了一个新粉丝,又小窗找我唠嗑。她居然叫知世(ともよ)耶。

可能我还是偏外倾,喜欢同他人交流。继之前的纯粹意识形态遛弯之后,前天我又出门偶遇了一个好玩又话多的少女心老奶奶,拉着我唠嗑了一个小时。碰到有意思的人听到他们各自的声音总是惊喜的,有一种田野调查式的快乐。乐莫乐新相识啊。

今天收到qq推送,我和我的好兄弟成为好友5周年了。真不错。前两天一位久未联系的发小找我唠嗑,聊了聊近况,他说打算后年和女朋友结婚。真不错。《原神》的《神女劈观》里有段结语:“今日再会,新朋旧友坐满堂,共聚此时。”我觉得这段太美好了。有新相识,旧友又一个不少,这多快乐!我永远喜欢大团圆。

我头脑里常有个声音说:我是个讲义气重友谊的大善人。又有个声音在批判和质疑着前者:你觉得你善良,你就善良吗?“你觉得你善良”是否是一种水仙花式的顾影自怜?是否是一种自欺?是否是误判?这个问题推而广之就是人的自我判断可不可信。人既然无法靠自己的感觉来判断客观对错(之如之前和神棍老哥的辩论),难道就可以凭借自己的感觉来评判接收到的来自自己的主观信息吗?如此我就不敢确定说自己是善良的,也不敢确定说自己重友谊。但是假如说自我判断可能存在自欺和误认,那该如何来判断我自己呢?交与他人来判断我是否可靠呢?显然也会存在大量的误认。那么照此理人的一生真伪,竟无从得知了!

有趣的推论。

我觉得于我而言人生很重要的课题是直面现实的勇气。吞下《黑客帝国》里的红色药丸!我现在的很多思考都指向无从解答的认知边界了。获取前人已获取的知识和思考至今无解的问题,感觉完全不同。但是这些至今无解的问题,我又觉得我除非把它们每一个都作为学术目标来研究,否则日常性的反思不会有多大进展。只能是“提出问题”。至多做出了Research Proposal。后面呢?后面全鸽了。毕竟后面累人。

那怎么办呢?

但还是要想办法。并且要保持好的心理状态同时想办法。这就是直面现实的勇气!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文章已创建 6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