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eyond “Globalism VS Nationalism”, Towards International

这篇文章是2月26号发表的,但是我发表完之后觉得写的太烂,太空洞,太幼稚了。于是我就把它设置为私密了。现在我想公开也无妨,反正我写过的幼稚玩意早不止这一篇了。我作为长期生活在象牙塔里的青年,我所处的环境、我的想法、我的文章,我的个人局限,就让它们作为新的素材供大伙分析和批判吧!


原文

我不打算写乌克兰战争本身。因为我对此并没有如何如何精湛专业并且原创性的解读。我了解了乌克兰和俄罗斯历史,了解了北约东扩,了解了俄罗斯普金政府从亲西方政策到现今的转向,了解了2014年以来的乌克兰危机。在此基础上,我结合自身发散来谈一些自己的思考。至于审判和裁决,我建议场外媒体和个人(包括我)都音量小一点,把话筒交给远比我们更应该发声的人:直接遭受历史的暴力和压迫的人民。并且二战以来的每一场侵略战争都要审。这才公平。

一个结构性矛盾分裂出两套叙事

资本主义靠它的外部为生。它靠从早期的资本主义世界中心眼中处于“文明世界”之外的“民智未开”的“野蛮社会”中榨取的资源和奴隶起家。作为一个P社玩家,我玩欧陆风云的时候,前期技术革新、建工厂、航海、开拓殖民地特别烧钱。地理大发现时代,几个大国争分夺秒抢夺海外殖民地,我的国库天天赤字。一旦某块殖民地开拓完成,财政一下就上去了。光鲜亮丽的资本主义世界新秩序,就是这样建立在从未被它纳入秩序中的外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被剥削之上。从地理上看如此,从纵向的社会结构来看,则是资本主义上流社会建立在对工人和劳动者的剥削之上。这个结构性矛盾本身是超越民族的。

我曾经一度思考过这个问题:如今是资本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全球化对发展中国家不利。直接走到资本主义全球化背面去就是贸易保护主义。然而和贸易保护主义相对应的意识形态是民族主义、甚至国家主义的。它同样是个保守玩意。我们说实际上,阶级矛盾是结构性的、超越民族的,然而在这里“反对资本主义全球化”却滑向了民族主义,而资本却超越民族和国界地联手起来。

反过来,历史上有没有过无产阶级超越民族和国界地联合,而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意识激进的时代呢?前者,上世纪1、20年代列宁和托洛茨基领导下的苏维埃俄国和卢森堡领导下的德国的革命、上世纪5、60年代世界范围内的共运潮算不算?后者,西班牙内战中的弗朗哥政权、二战中的nazi轴心算不算?

所以为什么不同的时代里,有时“无产者倾向于民族主义,资产阶级国际范围内联手”,有时却反之呢?首先,共产主义必定是international的。因为1. 这个结构性矛盾本身是international的,2. 恰恰是capitalism在积极构建单极化的地缘秩序,以将它的外部排除在视野之外。(众所周知,发达国家的无产者不在发达国家。)我认为,在一个全球左转的时代里,包含这一组对立矛盾的结构整体都会向左,这时候international前景光明,capitalism退缩为民族主义的;反之,在一个全球右转的时代里,整个矛盾整体都会右转,这时候international失败,capitalism在全球范围内的globalism秩序盎然,成为“国际秩序”的主流,或者就是“国际秩序”本身。

而我们现在就是处在这个全球右转的时代里。Globalism是“国际秩序”的主流,被它排斥在外的对立面就是nationalism。拒绝加入globalism秩序的,看到这套显而易见的对立,在其中站队到globalism的对立面nationalism。这就是结构性的阶级矛盾在当下时代里分裂出的两套叙事。从媒体上,我们最直观地感受到了这两套叙事的分裂。注意到,事实上在globalism和nationalism的对立中,摆在明处的是国家和民族矛盾,真正的结构性矛盾是隐性的。

所谓的中国网络上的“美分”、“公知”和“五毛”、“小粉红”的对立,就是上述globalism和nationalism的对立。

另一组对立

但是我们真正应当关心的是另一组对立:international和capitalism的对立。随着近年来国内环境有左转的趋势,我很高兴能在互联网上逐渐看到这一组对立的显现。我不会再在globalism和nationalism的对立中站队、扳扯。我要把这组对立本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去。

关于时政

当今世界的主流秩序仍是Globalism。由于我上面所说“资本主义靠它的外部为生”,这个资本主义全球化秩序必然要自己孕育它自己的对立面。显性的矛盾,表现为激烈的地缘对立。同时隐性的矛盾也在激化。这一层矛盾要拨开国家和政府视角的媒体,去人民中看。战争前,乌克兰危机期间,乌克兰右翼推倒列宁像,极右翼组织亚速营用nazi标志、信奉白人至上。

这里插一句。然而,历史上正是列宁一贯坚持”无产阶级不能不反对把被压迫民族强制地留在该国疆界以内。这也就是说,要为自决权而斗争。无产阶级应当要求受‘它自己的’的民族压迫的殖民地和民族有政治分离的自由。不这样做,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就仍然是一句空话,要想在被压迫民族的工人和压迫民族的工人之间达成相互信任或阶级团结是不可能的。“(列宁《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1916年1-2月),并在十月革命后坚决要求承认苏联各加盟国作为政治实体的完全主权。

在沙皇俄国时期,关于乌克兰作为独立国家的论断遭到严厉禁绝,而正是在苏联成立的前十年,乌克兰的民族认同才完全成熟。

潘吉卡裴秘密档案馆有一篇推文,讲列宁和斯大林的民族路线分歧,以及”今日,普京的对外政策明显是沙皇-斯大林这条纵贯线上的延续点“。【旧文新发】《列宁2017》序言(2):列宁告别乌克兰 (qq.com)

我赞同列宁-托洛茨基的民族路线。

作为P社玩家,我玩钢铁雄心的时候,选择苏联开局并且走上了托洛茨基主义道路。在游戏里,思想宣传很简单:每天花费一点political power,不断地给某个国家吹小喇叭,该国的某个政党的占比就会增加。当这个政党的比例过半之后,就会在竞选中上台(假如有竞选的话),如果没有竞选,你可以煽动这个政党武装夺权。这个机制太理想太naive了,和现实差得远。现实里,思想的传播工作时艰巨的、复杂的。但是我一定要说,并且一定要从底层思路说。灵敏地捕捉时代矛盾和矛盾的转化,写下文字叙事:剖开globalism和nationalism的对立,暴露international和capitalism的对立,明确指向international的方向,就是我能想到的反战方式。

极乐迪斯科

我在媒体视角下看不到乌克兰人民。看不到任何乌克兰人民作为主体的叙事。CNN、NY Times在新闻插图中常常展示战争中惊慌、忧虑的老弱妇孺,但是在所有这些叙事中,战争中的人民是作为客体的,而叙事者在场外。

反倒,我在《极乐迪斯科》里看见了平行世界里的东欧。

苏联解体后发生了什么?——极乐迪斯科与苏东三十年【游学研究所第16期】_哔哩哔哩bilibili

这些,是一篇文章里根本写不尽的。我建议你去玩一遍《极乐迪斯科》,你就能感同身受:为什么我在讨论完哲学思路、两组对立、列宁和斯大林的民族路线分歧之后,最后回到主线问题上,却唯有感叹:极乐迪斯科……

有视频里所说的色情问题、毒品问题、移民问题,也有视频里并未一一道来,但你一定会从游戏中体验到的,一个虚构但是真实的”瑞瓦肖“。

你不能用简单地描述观点的文字完整叙述一个社会的面貌。你不能通过纯玩符号游戏来认识社会。我认为在这一点上,忠于体验和感知是有意义的。社会是庞大的,本身是非符号化的。我们的体验是捕捉来自周围社会的信号的外周神经。而”叙事“,还在”感知“之后。光看”叙事“,你会觉得割裂的两边是只是两套符号、逻辑、话术,而”感知“可以弥补悬于文字叙事之上的漂浮。

【天人感应】
温度下降之时,天人感应随之降临,你对周围环境的感知能力因此变得更加敏锐。它能让你听到城市本身,让你全身心融入到它的街道之中。
高等级的天人感应会让你在外部世界表现得疯疯癫癫——倾听城市者,注定无视他人。
你的上级可能会为此感到担忧。如果天人感应等级过低,你就很难听到城市的话语了一一如果你听不到的话,你还怎么拯救这座城市呢?

关于我的一些解决思路,我会在下期再谈。我理解后现代主义的诞生,但我怀疑后现代主义是否能解决问题。我试图找到超越理性主义的理性,正是因此我阅读直觉主义,试图从分析和数学哲学中找寻灵感。

方馆(小水站)的站主。可能是一只猫,也可能是一只鸽子。也可能是一只会用膜法变成鸽子的猫。不过谁知道它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鸽子的猫,还是一只会梦见自己变成了猫的鸽子呢?
Posts created 6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